武汉出租车,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人气:231时间:2021-06来源:【武汉的士票】

  事情的发生源于一场乌龙。

  

  不久前,公司公派我和一位同事出差去榆林,这位同事可以说是我的学徒,于是订票、订酒店等杂事就交给他来做。小伙儿平时是个认真负责的孩子,出发前三天他在手机APP上订好了高铁票,知会了我发车时间,我们便各忙各的没有再核对细节。

  

  出发前一晚,我们俩沟通好了第二天出发的时间,他叫好了网约车,并计划好路线先接我顺路接他,事儿办得非常妥当。由于很少坐高铁出差,我还问同事要不要先去取票,他笃定地告诉我,不用,现在直接身份证验证就可以。

  

  图片

  

  ■ 图源:中新网

  

  到了出发当天,我们乘坐网约车前往北客站,路程中要走一些比较“野”的路,司机师傅显然不太熟悉,于是他开启了导航,尽管如此,但他还是在前往高铁站送站区的那个路口被导航和路牌弄迷了,我们在附近来回掉头寻找了半天才摸清门路,下车准备进站距离开车时间仅有35分钟了。

  

  此时,我和同事还在互相安慰:“幸亏走得早,进去还能吃个KFC的早餐。”边说着边掏出身份证刷验,“嘟嘟”——闸门未开,屏幕提示:您的车次不经过本站……机子坏了?身份证坏了?车票买错了?我俩连续试了好几遍,满头问号。

  

  这时候同事打开手机APP查证,上面赫然写着:出发站——西安站。

  

  所以不是所有的省内高铁都从北站出发?

  

  距离发车还有30分钟,我赶紧给刚送站的网约车司机打了电话,询问他能否在30分钟内把我们送到西安站,电话那头的他,说了一句,“您在开玩笑,现在可是早高峰”,就挂了电话。

  

  绝望!

  

  我当机立断拉着同事跑向接送站的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25分钟您能把我们送到西安站吗?”师傅一脸淡定地说了句“试试吧”,并示意我们上车,我和同事心里直打鼓,您可不能试试就完了呀。

  

  一股强烈的推背感让我们不再犹豫,下坡、右转,速度与激情开始了。“额只能说,尽力跑(二声),能不能到,那是实力加运气,话又说回来你不试你就真的赶不上,试了还有一线希望。”师傅操着陕西话给我们上课,手上的功夫却没停,送、推、拉,把手动档玩儿得几乎要跳起舞来了……

  

  尽管如此,我依旧心急如焚,又怕打扰师傅开车,怯怯小声地问了一句:“师傅,您不开导航看看哪堵车,咱好避过吗?”“不需要,西安的出租车还要开导航,羞先人尼。”好吧好吧,方向盘在您手里,您说得都对。

  

  图片

  

  ■ 图源网络

  

  一路上,只感觉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惯性里来回地左右横跳,时而贴着窗户那一刻面对擦着我的耳朵和脸过去的旁车,我都下意识地需要闭上眼睛麻痹自己的神经;时而替师傅担心借用的这一段公交车道或者非机机动车道会不会吃违章,当然师傅用一个嘲讽的微笑打消了我的疑虑(此项不建议模仿);时而感叹为啥一个手动挡的车起步以及半坡起步的时候能比旁边的大众CC都快。

  

  “赶紧扫码给钱,前面马上就要到咧!”在我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师傅一语惊醒梦中人,“可是前面还有一段路才到呢,再产生费用我咋给你呢?”“时间来不及咧,现在扫完,到咧下车赶紧往里跑,几块钱,对咧!”

  

  进入检票口闸门的那一刹那检票员宣布停止检票,我看了看表,从下出租车到跑到位我们用了三分钟,高铁一般提前三分钟停止检票,所以,从北客站到西安站的车程,这辆出租车只用了24分45秒。

  

  我打开了“高德地图”,看到从北客站到西安站的推荐路线为:北三环——北辰快速路——金花北路——尚勤路,在非高峰期时这条线路的行车时间为37分钟,我又回忆了一下装在师傅脑子里的行车路线,北客站——朱宏路——星火路——环城北路,熟悉这条路线的朋友都知道,早高峰的这条路非常非常堵,然而我们就是按时到了,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这辆车的司机师傅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最近令我对西安出租车产生好感的不仅仅只有“速度”这件事。

  

  图片

  

  ■ 图源网络

  

  还有一次发生在一周前,打车的地方比较偏僻,网约车拒单了我好几辆,无奈之下我招停了一辆出租车。

  

  为什么说无奈之下呢?因为过去乘坐西安出租的体验感一直不是很好,遇到过大开窗户点着烟最大音量播放神曲的出租车司机,遇到过不停地玩手机甚至直接开着多个手机在各个群里发语音谝的出租车司机,我甚至还遇到过一位看电影的……而且那时候停车拼座现象严重,乘客真的很心累。

  

  然而这次上车后,我发现车里空气很好,一上车司机师傅就递给我了一个新的口罩,提示我扫码配合防疫,同时告诉我,他已经在出租车管理处的要求下做了七次核酸检测,保证安全,还向我展示了出租车内全方位立体式的监控设备,确保我的人身安全。

  

  无独有偶,5月底的一天,我在咸阳办事又打了一辆西安的出租车,此时我已经几乎不带偏见了,上车后的一个细节又让我印象深刻,司机师傅在我上车后,立即关上了原本大开的车窗,开了空调,并且说了一句:“额提示一下,这是西安的出租车。”我问,有什么区别吗?“就是贵一点,这都提前得给你说清楚。”

  

  说实话,网约车的兴起,私家车保有量的增加,让人感觉西安马路上的出租车少了很多,但无论是之前的小绿车还是后来的小黄车,对于我们西安人来说还是有感情的。从出租车刚兴起时动辄十几二十打不起车,到后来西安人收入增加不愿意挤公交车选择打车时小绿车满街窜的兴盛,再到服务质量下降不被选择的悲凉,直到现在自发自主提升服务质量、挽回形象,我觉得,我们应该给这个陪伴我们多年的服务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上一篇:关于疫情的日记下一篇:武汉这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