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女人的出轨

人气:16时间:2021-02来源:【武汉的士票】

  周航怎么也没想到,他本想骗骗年轻女孩,结果反被别人骗。

  

  35岁,有房有车,事业有成,他是无数女人心中的梦,如今妻女成群,更是人们口中的好老公。

  

  不是没有出轨的机会,公司里也有对他芳心暗许的女孩,只不过都不是周航的菜。

  

  31岁那年奉子成婚娶了和他同龄的才女,长得还不错,就是生完孩子老得快。

  

  一次和几个老总一起唱K喝酒,坐一旁的万总拿着手机递给他看,上面各色各样的美女头像,真是秀色可餐。

  

  万总问:这个,玩过没?

  

  见周航摇头,万总嘲笑他“土”,然后给他安利,这是最近很多人玩的婚恋网站,年轻美女挺多的,手机注册就能成为会员,我身边好几个朋友都试水了,不错。

  

  “反正也就哄哄年轻女孩,玩一下而已,家里那个早就过了谈情说爱那种年纪,没意思了。”

  

  不等周航回应,万总就给他发了一个下载链接。

  

  那天周航和老总们喝到很晚,凌晨三点多才回家。刚踏进家门,小女儿被吵醒,大哭起来,妻子不由分说骂了他一顿。

  

  周航很不爽,工作上的事情,你以为我愿意喝那么晚吗?

  

  越想越气,觉得枕边女人不可理喻,他悄悄点开了万总给他的链接。

  

  02

  

  “花染凉意水无声”,这个网名激起周航心中一片涟漪,这是他过去一位很喜欢的作家写的一篇文章,标题就叫《花染凉意水无声》。

  

  周航妻子虽也喜欢文学,但只喜欢老一辈作家写的东西,对流行文学很不屑。

  

  陈韵就不同了,既欣赏古典,也欣赏现代流行,更重要的是她声音温婉动听,照片上一袭黑长直,眉宇间带着温柔却坚定的目光。

  

  陈韵,25岁,谈过两次恋爱,目前单身,在一家服装厂当会计,现居绍兴。

  

  而周航的自我介绍则是:周航,35岁,谈过三次恋爱,父母逼婚中但他无心要娶,在一家电商公司当产品经理,现居天津。

  

  陈韵说,你我一个南一个北,距离挺遥远的,但是我中意你。

  

  好一个江南美女子,周航动心了。

  

  两人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周航发现陈韵是个会撒娇但绝不粘人、很会替对方着想、灵魂特有意思的女子,这让周航对她越来越着迷。

  

  公司的人盯着周航的脸,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简单,纷纷笑话他:周航最近脸色红润,精神抖擞,看来夫妻生活很美满啊。

  

  周航脸上闪过一丝不安,随后笑而不语。

  

  心里却在想:这真得感谢万总,让我和陈韵相遇啊。

  

  03

  

  6月11日,陈韵生日,周航问她想要什么,陈韵说,我什么都不要。

  

  周航纳闷,心里却一阵欢喜:这女孩好不物质。于是他问,那有没有什么是你特别想要的?

  

  过了很久,陈韵给他发送了一条消息:你要不要来绍兴走走,顺便见见我?

  

  周航秒回:我看看手头工作,然后请几天假过去找你。

  

  恰好赶上年中大促月,6月23日,公司为了犒劳下前段时间大家的卖力工作,组织了三天旅游活动。

  

  三天不长,但足够了。订好机票,周航向公司请好假,和家里打好报告,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放松之余他又开始忐忑、紧张甚至是期待:见了面后会怎样呢?她会不会和网络有很大区别?

  

  不过抬头看了眼镜中的自己,他自嘲地笑了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半斤八两。

  

  6月23日上午12点多,周航在杭州下机,又匆匆坐上前往绍兴的车。

  

  陈韵说:我今天有点忙不多来,晚上在我公司附近的“冰可小酒馆”见一面,可以吗?我发你地址。

  

  周航回:好。

  

  04

  

  南方的夏天,不是一般的热。周航早早到了“冰可”,边吹空调,边翻看和陈韵的聊天记录。

  

  “冰可”光线很暗,客流量一般,不会太嘈杂,环境算是舒适。

  

  门口扬起一阵风铃声,走进一个穿连衣裙的长发女子,目光温柔却坚定。

  

  是陈韵。

  

  周航一眼就认出她,起身冲她挥挥手。

  

  陈韵坐下,对周航羞涩一笑,似乎有些疲惫。

  

  “忙坏了吧?”周航给陈韵倒了杯白开水。

  

  没想到,下一秒,陈韵突然掩面,呜呜哭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状况?她为什么哭?难道是因为我和她想象中长得不一样?

  

  “对,对不起,没忍住,就哭了……第一次见面,就给你落下不好的,印象。”

  

  周航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陈韵,问:是见到我觉得有压力了吗?

  

  陈韵摇头,看了周航一眼,噗嗤一声笑出来:“你比想象中帅气多了。”

  

  接着,陈韵向周航坦白,其实来这之前,她被老妈逼着和一相亲对象见了一面。结果对方一上来就问陈韵年龄,月薪,会不会做家务,能生几个,陈韵说:暂时不考虑生小孩。结果被对方讥讽数落了一通。

  

  周航安慰了陈韵好一会儿,陈韵才止住哭泣。几口小菜下肚,便开始狂喝酒。期间周航上了两趟厕所,他边接冷水拍脸边对自己说:撑住周航,外面有个即将喝醉的女孩等你送回家呢!

  

  周航没想到,这女孩还真能喝。

  

  喝到十一点多,周航已经有些醉意了,而已经半醉的陈韵却胆大起来,竟站起身把杯子递到周航唇边,边开玩笑边给他灌酒。皮肤接触的瞬间,两人像触电一般颤抖了下,紧接着周航邪魅一笑,握着陈韵的手,把杯子的酒一饮而尽。

  

  但是周航没发现,陈韵的嘴角,上扬起一丝诡异的笑。

  

  意识模糊间,周航发现陈韵身边好像多了个人。他带着醉意问,那是谁?

  

  陈韵柔声答:我看你都喝醉了,我一个人拖不动你,只好把我姐叫来了。说着又在周航脸上吐了口气,媚笑道:去我家吧。

  

  薄荷味道的烟。周航没想到这女孩还抽烟,但睡意越来越重,他哪还顾得上这些,就这样,他任由两个女人拖着,上了一辆出租车。

  

  卸下温柔面具的陈韵,此刻露出了真面目。她面无表情,对车上的女人说:“那我先溜,接下来交给你了。事后别记得这个。”说着,她举起手,做了一个分钱的动作。

  

  “这男人还不错,斯斯文文。”

  

  这时女人开口了。是一把粗狂的嗓子,陈韵闻声转过头,卷曲的短发,肥胖的身材,满是皱纹的脸……她忍住想呕吐的冲动,赶紧别过脸。

  

  半夜,周航迷迷糊糊醒过来,他半睁着眼睛,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黑暗中,一个长发的背影压住了他,感觉有点沉重。

  

  “陈韵,你是不是吃太多了……”

  

  戴假发的女人无声一笑,不做理会。周航眨了眨眼,黑暗中他隐约看到一张肥胖的、满是皱纹的脸。

  

  不对啊,这不是陈韵!“你是谁——”

  

  话还没说完,女人举起拳头往周航脸上猛地一挥,周航再次沉睡过去。

  

  女人拿起一旁的手机,抓起周航的手指一点。

  

  “588023元,确认转账。”

  

  05

  

  看到这里,我猜你应该知道结局了,没错,周航被骗钱骗炮了。

  

  而整个事件源于网恋。他以为在网上遇到了所谓灵魂伴侣,孰料碰到了诈骗分子。

  

  作为一个出轨的男人,他实在是自讨苦吃,不过,网恋被骗,在生活中屡见不鲜。

  

  素未谋面的人,仅仅通过文字或声音,就不知不觉在你心中形成一个人设,然后慢慢被你添油加醋,往你喜欢的方向发展。

  

  但很多时候现实是,当你们见面后,彼此形象会大打折扣:原来对方没有照片的好看、性格没有网络上的活泼、声音也没有想象中好听。

  

  比较好的情况是不欢而散,坏的情况可能就会向骗取金钱方向发展。

  

  不过也不能以偏概全,现实中也还是有乐观的情况。

  

  但不能因为极个别的“乐观情况”,就沉迷网恋不可自拔,毕竟现实情况里灰姑娘太多,能捡起水晶鞋的王子却少之又少,电视剧虽来源于生活,却可以因为剧本而完美结局,而生活只是生活本身,没有剧本,结局不可预知。

  

  所以,还是实际点在现实中找爱人吧,毕竟隔着屏幕,你永远不知那头的是人还是鬼。